【彤◆致】(01)【作者:xgcc】   人妻小说 
字数:32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彤◆致

             1、别人杨柳别人花

  别人杨柳别人花,自对春风感物华。

  陌上最怜芳草色,王孙多是不还家。

            ——宋◆释行海《陌上》

  近黄昏时,陈宣开着车,去赴和欧彤的约会。分手的事说了几天了,电话里欧彤嘻嘻哈哈貌似并不在乎,只是坚持说见面把事情谈清楚,他吃不准欧彤会说什么做什么,有点没底,但他知道欧彤是内心有小骄傲的女生,而内心骄傲的女生通常好脸面,过程应该不会太狗血吧?!

  虽然自我安慰的这么想着,心里还是堵堵着很不得劲,分手本就犹豫不情愿,这样的见面更让他有了逃避的情绪,两种情绪控制着他磨蹭着不想开快,加之路上本就有点塞车,车子从余庆路将要拐进衡山路时,车流骤然增加,愈发的如龟速一般蠕动,阳光依旧刺眼,自摇曳的大片梧桐叶子间斜射下来,有点晃眼睛,他顺手拿起仪表盘上的墨镜,戴上了。

  陈宣和欧彤是二年前在一场商演活动上认识的,他的广告公司负责商家活动的推广与舞台布置,欧彤是××大学健美操啦啦队的成员之一,大学生啦啦队来商演算是业余接个私活,队员们赚点零用钱。那天,商演会上人很多,啦啦操队演出时,电音变幻下十几个姑娘活力十足的蹦跳张扬着曲线毕露又紧就就的青春肢体,让台下不少男人睁大了眼球心生意淫。

  陈宣眼睛看着心下却鄙夷道「没见过世面的东西……」,他瞄姑娘不多,一是他需要忙前忙后处理商家现场推广活动,二是他妻子就是一个MODEL,对于好身材的女生,他的心理预期阀值本来就被调高了。再说了,脸上浓妆艳抹身上晶片闪亮能看清个屁,能跳健美操的在舞台灯光下谁不是大白腿闪闪,真卸了妆,呲牙咧嘴血盆大口吓死个人的也不是没有。

  下午6点多,2个多小时商演顺利结束,人渐渐都散了,陈宣看到啦啦队的女生们唧唧喳喳的笑闹着在专为演出设计的花艺拱门下照相自拍,那个花艺拱门是他专门为这个演出设计的,他特意找了一个花匠,按他的想法,用几根古藤弯拱做架,点缀着逼真的假松针叶,一侧拱脚处用原色竹节做个水池,引了一个约二米高层叠的水瀑布。

  另一侧拱脚高低大小错落放置了十数盘兰花青草,在入口大厅一片钢筋水泥玻璃建筑中映衬中,仿佛点缀了一片小小的山野,别有一番风情。但商演场地是租的,有时间限制,临时布景再漂亮也需要拆掉,陈宣站的距离拱门不远不近,斜侧着身子,看看表,离物业要求的时间还有将近二十分钟,他不想打扰女生们自拍的兴致。

  「彤彤呢?」有姑娘问。

  「不知道啊,她东西没在这儿」

  「卫生间那,她那阵揉眼睛,眼影粉揉眼睛里去了,不舒服,洗去了」。另一个人说。

  「这不那呢嘛,来了,来了」

  陈宣顺着姑娘们的眼光,看到大厅转角处小跑过来一个女生,亚麻白色的衬衣下摆散着,浅蓝色牛仔裤,大腿正面磨了白,还卷了一圈裤角,白色的鞋球,身子修长纤细却不觉得瘦弱,脚步轻盈着蹦跳的,协调性极好的四肢随着步态轻盈灵动,散着的头发因为跑动蓬松而飘逸,晶亮的大眼睛嵌在一张没有化妆的白晰素净的脸蛋上,眉宇略显着急,但五官神态却又很温和,因为眼影粉迷了眼而完全洗掉妆容的干净脸蛋在还没有卸妆的女生群里显得格外扎眼。

  陈宣心下刹那间一动……

  「她叫彤彤?

  ……

  这可是一个真正的小美女!」

  在陈宣被堵在余庆路的同时,欧彤已经坐在和陈宣约定好的宛平路转角咖啡厅里,陈宣发来微信告诉她他正堵着,并共享了位置,她其实并不在乎陈宣是不是晚到了,她不是那种在约会中谁早到谁晚到都斤斤计较的女生,事实上,温和的乖乖女的外表下,她深深了解自己从初中起就是那种「主意很正爱玩火」的女生,她的心思细腻,但在实际人际交往中,她其实并不在乎细枝末节的东西。此刻,她翻着电话,又看了一遍邮箱里前几天陈宣发给她的分手信。信很短,是这么写的:

  亲爱的欧彤,

  此时,25岁的你,32岁的我,其实你一直都知道,我们想得从来不同。
  我对你说过:「你和我的孩子都很美,我只有每天想想这个,看看你们,才能坚持让这段婚姻走下去」。这句话不是甜言蜜语哄你的,是真的。只是即便如此,放弃一段婚姻,太难了,只能是说说了。

  感谢你用心待我,你说的话,你所做的,为我傻傻的不顾一切。但我想,我更愿意看到你对我失望的样子,也许每段感情开始都以为对方是为你一个人而存在的,而当你发现对我的失望、感觉自己错的时候,你便开始长大了。所以,你长大了。

  婚外情与爱情不一样吧,天生便是缺的,一生下来便会不安,所以始终都在寻求补全,爱情其实也是缺的,只不过爱情可以光明正大,把愧疚与负罪感消去了,这样心里便觉圆满了。

  抱歉让你经历这样的感觉。其实我想说,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当你遇见真爱……当你的灵魂里有了另一个影子的时候。

  再见!

                陈宣

  看着陈宣的信,欧彤心下不禁感到鄙夷又好笑,明明是一堆甩锅的屁话,偏偏写的滥情又矫情,尤其是「你和我的孩子都很美,我只有每天想想这个,看看你们,才能坚持让这段婚姻走下去」写的更是明目昭昭的欺骗女人的狗屎,恶心到极点。以前咋没看出他「琼瑶体」这么溜,另外,这是陈宣说的话吗?她又感觉有点搞笑的恍惚,心想,陈宣,如果是分手信,你用力过猛了。

  欧彤一边鄙夷着陈宣的信,却也不可否认陈宣是吸引她的,虽然她清楚的知道,她和陈宣只是情人(炮友)的关系,陈宣也不止她一个情人(炮友),她也不是只有陈宣一个情人。但心里隐约中,相处了二年的(情人)炮友关系,而且还有了生活中的交集,「炮友」二字似乎也不是那纯粹了,二年也够久了,也或许是玩腻了。

  欧彤心思有点乱,她也下意识的想起了陈宣对她说过那些似乎是骗也似乎是真心的话……那些有让她微笑的,有让她默然的,有让她小感动的,有让她潮红着脸儿吃吃笑的淫荡下流话儿……,她了解自己在情感中的G点,对大胆、自信又油嘴滑舌的男生天生没有抵抗力。同时她深知自己和陈宣一样是放荡的,沉迷于性爱中那种羞耻与禁忌带来的快感。

  车流依旧如陈宣的心思一样踯躅不前,他脑子里都是和欧彤在一起的时光,他惊诧于她很多方面的显示了与其脸庞不相称的成熟懂事智慧,更惊诧于她在温和阳光外表下那淫荡的不堪入目的另一面,他想起了和欧彤上次在车上欧彤把脚放在他两腿间的情形,不自觉的微闭着眼,把手放到裤裆上,隔着裤子撸了几把那东西,裤子里的东西随着心里的淫念渐渐的苏醒半硬不软支楞着。

  蓦的,他忽的醒过神来,想到这是在下午,光天化日下的车流里,下意识的左右看一下,右边梧桐树下,一个拖着买菜车路过的中年大妈恰巧看到他的不雅动作,直觉的知道他在干嘛,眼里瞬间闪出鄙夷的神情,扭头向前走开了,陈宣尴尬又悻悻正过头来,嘴里嘟囔着低声咒骂一句了「傻逼」。也不知道是骂那个大妈还是骂自己。

  车子总算拐到宛平路上,车流平缓了很多,再开一小段陈宣已经隐约看到转角咖啡店的咖啡颜色的牌匾,他在约摸距离一百米处提前停了车,下车,定定自己的心神,向咖啡馆走去。

  手机微信这时叮叮叮的连续响了三声,刷亮屏幕,看到欧彤连续的三条消息。
  「等等」

  「不用来了」

  「但我想最后和你说一句话」

  他愣了一下,瞬间感到一点轻松,接着又是失去的难受感。

  「怎么了,你说?」

  ……

  他住下脚,盯着屏幕,约20几秒,屏幕一闪。

  「操你妈」。

  《陌上》,其实就是「路上」吧

  我记得有成语「千陌纵横」

  我们在路上,亲爱的

  终究

  你有你的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